有時候你可能會聽聞「人類本來就應該吃 OOO」的說法,接著便以此主張來說服你該吃某種飲食才能長保健康。然而這是否正確,以前就一直想試圖去找答案,只是早年可能擁有的知識版圖還不夠的關係,不知從何下手。

有天,偶然下按了「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的讚,看了它有趣且專業的分享後…嗯,答案或許就在很久、很久以前吧!

從過去到現在,人類飲食的重大變化

一個物種現在吃什麼維生其實是經過很長時間適應環境演化而來的結果,你對現在每天常吃飲食可能覺得一成不變,甚至會覺得人好像都是這樣子活過來的,但看似沒什麼變化的飲食型態若用更長的時間尺度來看,其變化可是相當可觀的哩,是幾百萬年來各地人類祖先不斷適應與對抗環境,一點一滴地演變過來,從相關的研究文獻整理出幾個主要的飲食變遷:

請注意:以下的時間點在不同的文獻可能會有些許的差異,基本上還是以參考文獻為主

基本上跟吃素沒兩樣:4.4 百萬年前

這時期的地猿(Ardipithecus)會吃一些樹葉、樹根、種子、水果等植物食物,看到有水果可別以為他們吃很好,那時的水果不太甜耶。昆蟲、爬蟲或是小型的哺乳動物也是他們會吃的非植物食物。

能吃比較硬的食物:4.1 百萬年前~1.4 百萬年前

這時候的古人類是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ine),有比較大顆且琺瑯質較厚的牙齒,原因可能是飲食中有硬的食物,而小臼齒也能用來咬開種子的硬殼。此外,也有研究發現這時期的他們會吃含有豐富澱粉的地下莖(Underground storage organs, USOs),在飲食中可能佔有相當的比例,碳水化合物的攝取比例因而較高。

開始吃肉:約 2.5 百萬年前(最近一次的冰河期也在這個時候)

目前最早人類吃肉的證據大約在至今 2.5 百萬年前,肉可能來自於腐肉或是狩獵/捕魚。吃肉除了能獲取大量的卡路里,也從中獲取豐富的蛋白質、鐵、鋅、維生素與其他的營養素。

但本來吃素吃得好好的,為什麼會有如此巨大的改變呢?懂得使用工具、狩獵技巧以及天氣變冷等都是可能原因。在這個時期,人類的飲食型態變為高蛋白質/低碳化合物飲食,飲食中的碳水化合物來自採集的植物食物或是動物的肝與肌肉中的肝糖。

曾看過一篇文獻提到,容易胰島素阻抗可能是冰河時期選汰的結果。

用火與烹飪:約 80 萬年前

目前較為確信的證據是 80 萬年前,住在現今以色列的人已經懂得用火。其他比較不確定的證據則是認為人類在 1.5 百萬年前就會用火。

有了這項技能後,不管是肉還是植物食物在加熱之後會變得更好消化,而且本來沒辦法吃的東西,經過加熱也能成為食物,人們能以較少的時間獲取更多的能量與養分。有趣的是,人腦的容量在這個階段也跟著增加,腸子也剛好跟著變短,這可能是拜飲食品質改善所賜,本來要很長的腸子才能消化吸收的食物,經過火的處理,不需要那麼長的腸子也能吸收得很好。

只是有一好沒兩好,加熱的過程可能會產生一些有毒物質,這對古代人類來說也是個生存挑戰呢。美拉德反應(Maillard reaction)是一種胺基酸與糖在加熱過程中發生的反應,可能會產生丙烯醯胺(acrylamide),被認為與一些癌症的發生有關。

農業時代:1 萬 2 千年前

人們開始務農與飼養動物之後,飲食組成再度從高蛋白質飲食轉變成高碳水化合物飲食,且佔比更高,來到了 70% 。食物的產量與貯存技術讓人口開始大量增加,遠遠超過採集狩獵的時代。人變多是好事啦,但飲食結構卻有了重大的改變,吃的食物種類變少,也就是飲食多樣性變差。此外,卡路里的可獲能力也不再像過去那樣困難,農業飲食讓人們輕鬆就獲取超過生長需要的能量。

現代:飲食均質化

延續農業時代高碳水化合物的飲食結構,農業與加工技術的進步讓澱粉食物變得更好消化與吸收,還有「糖」也開始廣泛的出現在各式各樣的食物或是料理之中。相對於過去農業時代的飲食,現代飲食很容易讓血糖快速升高,而這可能與目前第二型糖尿病的流行有關。

從人類飲食變遷來看,冰河期飲食(高蛋白質/低碳水化合物)和農業時代飲食(無糖高碳水化合物)是現階段多數人類比較能去適應的飲食結構。現在比較流行的飲食法裡,生酮飲食、原始人飲食、斷糖飲食可以歸在前者;而限/減糖飲食則是後者,但有時候限制嚴格的話,此飲食可與生酮飲食畫上等號。

回過頭來看「人類本來就該吃OOO」,當我們用巨大時間尺度來看的時候,你會發現人類沒有本來就該吃什麼樣的飲食,而是要看當下的環境,隨著飲食型態的轉變,人體內的代謝也似乎會趨向慢慢調整,讓自己適合那樣的飲食。

至於現代飲食與慢性病之間的關係,或許我們能用「演化錯配(Evolutionary mismatch)」來看待,畢竟從傳統農業飲食變成現代飲食也不過是這一百年內發生的事情呀。

 

參考文獻

  1. Eaton, S. B., & Eaton Iii, S. B. (2000). Paleolithic vs. modern diets–slected pathophysiological implications. European journal of nutrition, 39(2), 67-70.
  2. Luca, F., Perry, G. H., & Di Rienzo, A. (2010). Evolutionary adaptations to dietary changes. Annual review of nutrition, 30, 291-314.
  3. Conklin-Brittain, N. L., Wrangham, R. W., & Smith, C. C. (1998). Relating chimpanzee diets to potential Australopithecus diets. Department of Anthropology, Harvard University.
  4. Dominy, N. J., Vogel, E. R., Yeakel, J. D., Constantino, P., & Lucas, P. W. (2008). Mechanical properties of plant underground storage organs and implications for dietary models of early hominins. Evolutionary Biology, 35(3), 159-175.
  5. Virk-Baker, M. K., Nagy, T. R., Barnes, S., & Groopman, J. (2014). Dietary acrylamide and human cancer: a systematic review of literature. Nutrition and cancer, 66(5), 774-790.
  6. Brand Miller, J. C., & Colagiuri, S. (1994). The carnivore connection: dietary carbohydrate in the evolution of NIDDM. Diabetologia, 37(12), 1280-1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