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少加工與低溫烹調是減少來自飲食糖化終產物的基本原則!

不知道是視網膜效應的關係呢,還是「抗糖化」的話題真的有潮流出現了,不管是在研究啦、還是一般健康知識上,還滿常看到這類的資訊。當然,我一直有在訂閱這類研究,今天要分享的新研究呢,雖然規模小,但卻帶來值得注意的訊息。

關於抗糖化,營養共筆有開設「抗糖化主題」專區,若你想了解更多相關資訊,可以連過去瞧瞧。

在這個範疇所提到的糖化都是非預期的糖化反應,簡單的說就是糖偶然遇到裡了蛋白質,然後沒經過酵素的催化就反應起來了,最後產出一種名為糖化終產物(advanced glycation end products,簡稱 AGEs),然後呢! 那個蛋白質就壞掉了~ 以胰島素為例,血中的葡萄糖如果不小心跟胰島素起了反應,就會影響胰島素的結構(形狀),而這樣的胰島素就沒辦法敲肌肉細胞或脂肪細胞的門,沒辦法把血糖帶入細胞裡去,可以看做是一種胰島素阻抗。

在臨床營養期刊上有篇研究就想要知道讓健康人與體重過重的人吃下不同含量 AGEs 會對他們的胰島素敏感度與胰島素的分泌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研究找來 20 個健康人與體重過重的人,其中有 6 位女性與 14 位男性,平均的 BMI 是 29.8。研究者們設計兩種總熱量與巨量營養素相同的餐,依 AGEs 含量分低 AGEs 組與高 AGEs 組。隨機讓參與者吃其中一種飲食兩週,結束後休息四週後再換另一種飲食兩週。

每一種飲食試驗期的前後均會測量參與者們的胰島素敏感性(Hyperglycemic clamp)與葡萄糖耐受性。AGEs 則以質譜儀測量飲食、血漿與尿液中相關分子的含量。

 研究中所測量的 AGEs:N€-(carboxymethyl)lysine (CML), N€-(carboxyethyl)lysin (CEL), and methylglyoxal-derived hydroimadazolidine (MG-H1)。

低 AGEs 飲食能增加胰島素敏感性

從參與者的尿液分析發現在吃低 AGEs 飲食的時候會排出較少的 AGEs,反之,在高 AGEs 飲食期間,尿中會以較多的 AGEs 排出。值得注意的是,胰島素敏感度在兩種飲食之間出現了差異。胰島素敏感度在低 AGEs 飲食期間顯著增加了,而在高 AGEs 飲食期間則有減少的傾向。此外,在兩種飲食之間,體重與胰島素的分泌並沒有顯著的差異。

也就是說,飲食裡有較少的 AGEs 也許能因增加胰島素的敏感度而減少第二型糖尿病的罹患風險。因此,限制飲食 AGEs 也許是個有效減少糖尿病與心血管疾病風險的策略。

 



延伸閱讀:Hyperglycemic clamp

資料來源:(2015). [教學] 測量胰島素敏感性- glucose clamp study – Hao-Chang Hung, MD. Retrieved June 10, 2016.

Hyperglycemic clamp,用來定量β細胞對glucose的敏感度:設一條點滴輸注葡萄糖,讓血糖值固定維持在高血糖(約200 mg/dl),在血糖維持恆定的狀態下,測量血中胰島素濃度的變化,就可得知β細胞的功能,從這個測試得知血液中胰島素的反應是雙相變化(biphasic),最初6分鐘會有大量胰島素釋放(first phase),接著胰島素濃度會逐漸持續增加。而葡萄糖輸注的速度就可以代表葡萄糖的代謝。

關於本文

  • 文獻出處:de Courten, B., de Courten, M. P., Soldatos, G., Dougherty, S. L., Straznicky, N., Schlaich, M., et al. (2016). Diet low in advanced glycation end products increases insulin sensitivity in healthy overweight individuals: a double-blind, randomized, crossover trial.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103(6), 1426-1433.
  • 主題圖片:bossfight – Vegetables, Tomatoes, Potatoes, Bea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