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們的身體內與體表居住大約 100 兆的細菌與其他的微生物,統稱微生物群。自然科學家在十七世紀察覺到這些看不見的東西,只是時至今日我們才比較認識它們。

近年來的研究讓人們對這些微生物有了不錯的印象。我們變得能接受這些微生物能為身體健康帶來什麼樣的好處,如幫助分解食物、對抗可能導致感染的病菌以及滋養免疫系統。為了健康,我們是不是應當好好地照料這塊看不見的花園呢?

Bioessays 期刊上,有個研究團隊提出一個很超乎常理的可能。 體內的細菌生態圈也許是為了自身的演化,因而影響我們的行為喔! 舉個例子來說,你是否曾經沒有來的突然想吃某種食物? 有嗎?有吧!

這種突發奇想或許是體內那些微生物在背後搞的鬼,我們可能只是它們求生的傀儡。

「簡單的生物可能控制一個複雜的動物」的概念看起來頗像科幻小說的情結。實際上,現在已經有許多寄生蟲控制宿主的完整例子可以參考。

舉例來說,某些真菌在侵入螞蟻的大腦後,就會控制螞蟻去攀爬植物,並爬到葉子的下方。真菌接著自螞蟻發芽,把孢子散撥給底下尚未被感染的螞蟻。寄生蟲如何控制其宿主依然充滿許多謎團。有可能是它們會釋放一些分子,這些分子能直接或間接地影響宿主的大腦。

生存在我們體內的微生物們或許也具備類似的能力。神經元與神經元之間的溝通需要靠一些神經傳導物質,而在我們腸道裡面的細菌有能力製造出相同的分子,如多巴胺(dopamine)與血清素(serotonin)。這些由腸道微生物所產出的分子則能遞送至腸道的神經,接著發揮影響。

近來有一些研究已經證實腸道細菌能使用這些訊號改變腦部的生化反應。與正常的老鼠相比,無菌老鼠會表現出有許多不一樣的行為,像是變得比較焦慮以及記憶力受損。

添加某些細菌至一個正常老鼠的微生物群裡就能影響牠們的行為。某些細菌能減低老鼠的壓力,當科學家斷絕腸道至腦的神經訊息後,壓力減少的效果就消失了。

有些實驗支持細菌也能夠影響其宿主的攝食行為,如無菌老鼠的腸道中會發展出較多甜味的接受器,它們會比正常的老鼠更喜歡喝甜的飲料。此外,科學家也發現細菌能改變老鼠主宰食慾的荷爾蒙濃度。

研究者們認為我們的攝食行為是由體內微生物們所驅使。不同的微生物賴以為生的食物並不一樣。如果它們能夠促使我們去吃它們需要的食物,就能夠繼續繁衍下去。

研究者 Dr. Maley 表示「微生物操弄」的概念或許能補齊「人們對於渴望吃某些食物」的線索。科學家們試圖以體內營養缺乏或是成癮性來解釋人對於食物的渴望。但這兩種說法都還差了一點什麼。以巧克力來說,很多人很喜歡吃,但它並不含有什麼必須營養素。此外,吃巧克力不會讓人們增加吃的量來達到同樣的滿足感,很多時候,我們不需要吃很多就能滿足。

或許,是某一種細菌喜歡巧克力,然後一直跟你的大腦說:「我要吃巧克力,你趕快去吃呀……」

另外也有研究認為健康的微生物群有著於社交發展,像是無菌的老鼠就有不喜歡交朋友的傾向。社交對哺乳動物來說是好事,不過這也對細菌有好處,藉由哺乳動物的往來,細菌們也能彼此交流。

如果微生物確實能操控我們,那麼我們是否也可以反過來利用這點來幫助自己。例如吃優格來讓腸道住著可以驅使我們去吃健康食物的細菌。研究者強調這個關於微生物影響行為的研究還在初期的階段,未來還需要進行更多的研究驗證才能證實微生物們是不是真的能操控我們的行為。

之前聽過一個說法「腸道菌群是我們第二個大腦」,看完這篇,你是不是有這樣的感覺呢?

 

關於本文